专门放脑洞如黑洞的性转黑历史

【盾冬性转】Katyusha

第一部



1-2

 

 

 

很久以来,Yasha都是Hydra杀手们心目中的女神。

Yasha有个更响亮的称号Winter Killer——虽然知道这个名头的人也很少,但是Rumlow还是在心里叫她Yasha。

那是Rumlow听见实验员们这么叫她,并且她也回应了。后来Rumlow知道了这个名字的意思,他一直觉得这种追求暴力美学的浪漫很无聊,但又忍不住觉得这个名字跟她真的很相衬。

陪同Yasha出任务有功的男特工和男杀手们会被分配去“武器回收”,那是一项很大的福利,参与过的人要么守口如瓶,要么添油加醋,导致没参加过的人加倍地充满向往。

Rumlow有幸参与过好几次“回收”,还参与过一次“启动”。

他还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时,熬过了特训,被分配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替Winter Killer开路与递枪。那次的任务完成得相当完美,Rumlow假扮一个开车出了点小事故的新手司机拦住了路,WinterKiller在近一英里处一枪狙毙目标,目标人物的保镖们甚至在脸上溅到血时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收队之后,他们先是观赏了一场Winter Killer的搏斗表演,然后去“回收武器”。在那里,Rumlow看到了Winter Killer真正的样子。

“武器回收”的任务非常简单,他们只需护送Winter Killer进入基地的凛冬计划实验室,然后守在一旁观看实验员们完成“武器”的回收程序:保养、重置、清洗和封存即可。

凛冬计划实验室是个超大型的实验室,墙壁四周放满了各种古怪的仪器。Winter Killer被放上实验室中间的一张实验椅。她坐上椅子后就变得温顺而茫然,任凭实验员摘下她的护目镜和面罩——面罩下面居然化着精致的妆容,还有专门的人员过来给她卸妆。负责妆容的年长女人显然已经执行过数次相同的任务,她叫她Yasha,而Yasha面无表情地对她点了一下头。

特勤部门从来不缺美女,性感火辣的女特工随处可见,但Yasha跟她们都不一样。卸掉浓重的烟熏眼妆后,Yasha有一双漂亮的眼睛,搭配着微微下垂的眼角和艳色的双唇,十分清纯无辜,跟杀手特工等字眼完全不沾边,反倒有种不谙世事的天真。Rumlow推测她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卸完妆后,Yasha熟练地把作战服上衣解下来随手递给身边的人,只穿着紧身背心,金属手臂毫不掩饰地连接在她苍白的肩背上。一个实验员走上前去,手上拿着一个圆形的小设备递到Yasha嘴边,她没有反抗地含进口中;另一个实验员把座椅上方的实验仪推到座椅正上方,放下一个外观像是头罩的仪器,悬在Yasha的头顶上,从里面扯出了许多根电极,贴在她的额头和太阳穴上;第三个实验员把她的四肢和躯干都用安全带紧扣在座椅上,一切准备就绪后,第四个实验员按下了接通电源的按钮。

Yasha的身体一下子紧绷起来,不断地痉挛着,她的手指不由自主地颤抖,紧闭着的眼角渗出了泪水,发出低低的呜咽声,然后变成尖叫。实验椅四周都连接着各种仪器,每块仪表旁边都有实验员在观测记录,直到他们得到了什么满意的数据之后才关上电源——Rumlow看不懂也不关心那些,他一直在看Yasha。

经历过这一场实验之后的Yasha看起来相当虚弱,淋漓的汗水打湿了头发,眼角泛红,睫毛上还沾着泪珠,显得更像纯洁而诱人犯罪的少女——除了那条金属手臂以及从皮肤与金属的接缝上延伸出的长长伤疤以外。

旁观的年轻特战队员中有人发出了咽口水的声音。

实验仪被推回原位,又有实验员上前给Yasha静脉推注了各种药物,同时有仪器扫描她的身体;之后一个实验员给Yasha松脱桎梏,领着她走到房间一侧的巨大圆柱形透明实验舱门口。Yasha站在实验舱门口,把身上剩余的衣物通通扔下,赤裸着走了进去。

舱门关上了,透明的实验舱底座开始转动,四壁喷出细小而高速的水流,Yasha闭着眼睛站在水流中缓缓旋转,美妙的身体一览无余。“武器”被冲洗干净后,管线又吹出气流,把所有的水汽吹干。

透明实验舱再次开启,Yasha赤裸着走出来,走到对面的一个一人多高的茧形金属实验舱前。容器的舱门开启,Yasha站了进去,舱门关上后,她的脸正好能透过舱门上的一扇圆形的小窗看到外界的景象。然后实验舱通电,舱门上结起了霜花,显示着舱内的温度正在急剧下降。Yasha最后向外看了一眼,然后合上眼睛,实验舱很快充满一种蓝色的液体,Yasha就沉睡在里面。

Rumlow觉得Yasha的最后一眼对上了自己的目光。

又过了几年,Rumlow再次得到了陪同Yasha出任务的机会。Yasha的任务仍然圆满完成,他又一次参与了武器回收。这时的Rumlow已经比以前成熟得多,他在Yasha沐浴时向四周打量一圈,果然发现有几个初出茅庐的小子眼睛都直了。

等到Rumlow到了可以被称为中年人的年纪时,他的级别终于高到了可以参与“武器启动”。

“启动”的程序有好几道,首先是“解除封存状态”——冷冻舱放置成水平,温控阀门转成升温状态;温度到达一定数值后,淡蓝色液体从引流管流出,舱体打开,全裸的Yasha平躺在实验台上,身体被注射各种药剂、连上各种仪器来唤醒机能。

然后是“武器调试”。为了保证“武器”的性能,实验人员会用电击来刺激神经反射,直到仪器监测到她的肌肉和神经反射达到正常水平。这个过程里Rumlow一直盯着把Yasha的左手固定住的束缚带与实验椅连接的部位。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但他偶尔的娱乐也不过是让对手感受一下对死亡的恐惧,他可不太喜欢把一具冷冻过的尸体(虽然还活着)放在实验台上进行电击让它起反应的画面。

等她完全醒来后,就是“武器校准”和沐浴着装的程序。

“武器校准”是整个过程中最危险的程序。据说是因为Yasha在复苏过程中有精神不稳定的可能性,曾经在“校准”时击杀过医生和特战队员,所以参与启动的人员都荷枪实弹——她到底也还是一件危险系数超高的人形武器。

从冰冻舱实验台上下来的Yasha还是二十出头的模样,她穿着紧身背心和短裤坐在椅子上,一个实验员拿着一份文件向她宣读,是些“你是效忠于Hydra的伟大战士,因一次失败的任务而失忆”之类的内容;Yasha一边面无表情地听着关于自己的资料,一边闭上眼睛让化妆师给她化妆——这次已经换了一个年轻的化妆师。

Rumlow对那些女人的玩意儿们一窍不通,但他觉得Yasha还是不化妆更好看——浓妆会让她的外表泯然于一众美女特工之中。化好妆的Yasha穿上黑色作战服,戴好面罩和护目镜,向Rumlow走来。Rumlow觉得自己有点口干舌燥,他清了清嗓子,然后说:

“我们去靶场熟悉一下近战招式和新式的武器装备,还有队员。”

和Yasha对战并且不会被杀死的机会比参与武器回收的机会更难得,Rumlow自告奋勇做了Yasha的第一个对手;Yasha从武器箱里选了一把匕首,又指着一件可以挡住匕首的防护服示意Rumlow穿上。Rumlow穿上之后觉得有点丢人,但他开始跟Yasha过招后就庆幸Yasha还有这样的理智,那把匕首在她手里像活生生的一样,对战结束后他身上的防护服表面被匕首划开了好几条口子。

Yasha不光是个近身战的高手,还是个神枪手,她对枪支的感觉惊人地好,学习操作新装备的时候也学得飞快,但她始终不太记得住任务小队里每个人的样子。Rumlow没有强求,他觉得肯定是每次的回收程序搞坏了她脑子的哪一部分,反正她记得目标的资料就行——但他心里还是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

出任务前,Rumlow带着半个武器库来让Yasha挑选武器。他目瞪口呆地看着Yasha飞一般地往身上装备各种武器——虽然特战队员的身上多少都会有些备用的家伙,但Yasha无疑是其中最可怕的一个移动军火库,腿上两侧武装袋里各有一把近战匕首和三枚投掷短刀;腰上别着四把枪和六个弹匣,还有三枚榴弹、各式微型炸弹和射钩吊索等装备,更别提她还有一条金属的手臂。

“你有装备和火力支援,用不着——”

“我可以独自出任务。”

Yasha的语气是冷冰冰的,但声音里却带着点儿柔软的鼻音——她自己大概潜意识里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要么不说话,要么把要说的话精简到最少。——比起这件事来,更令人讶异的事大概是她居然还会说话。

Rumlow用戴着作战手套的手揉揉鼻子,闭上了嘴。他参与的几次Yasha的任务都是隐于暗处一枪毙命,根本用不着多少装备,但这种事并不违反规定,他愿意随她高兴;再者说Rumlow也不会天真到以为Yasha所有的任务都如此简单——他陪同Yasha出任务之前总会有附加的条例:任务失败或Yasha暴露身份的话,陪同人员必须立刻全部撤退到指定会合地点,留Yasha自己去收拾残局——而他带领的特战队绝不会是唯一的一群Yasha的陪同人员。Rumlow也听说过特战队员们中流传的一个故事:Yasha在一个小型的敌军基地里击毙目标后暴露行踪,徒手从腿上挖出子弹然后杀出数十人的重围,最后赏了基地几颗威力卓绝的微型炸弹,成功将之从地图上抹去。

命令是无法让这群刀口舔血的杀手们心悦诚服的,能让他们臣服的只有敬意。

况且,Yasha曾经发狂,毁掉了一个己方基地,结果却是幸存的陪同人员全部被处死,而她自己得到的惩罚则只一个长达十多年的冰冻长眠。Yasha的价值可见一斑。

有时候Rumlow也会感慨,从他第一次见到Yasha到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他从一个最底层的打手爬到特战队长的位置,头发里有了白发,眼角长了皱纹,身上多了数不清的伤痕;但是Yasha还是那么年轻美丽,时间根本没在她身上显出威力。

这一点跟Rumlow认识的另一个人很相像。但Rumlow突然有些讨厌那个人,那个人根本不值得这样的好运——他躺在冰里安安稳稳一觉睡过七十年,Yasha却不断地“启动”与“回收”;Yasha比他伟大得多,而他却得到了所有荣誉。

Rumlow在偶然的一次神盾局任务中发现,在对这件事的看法上,他和那个人竟然似乎是有共识的。


评论(3)
热度(222)
© 阿倾的黑历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