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放脑洞如黑洞的性转黑历史

【盾冬性转】Katyusha

第一部


2-1

 

队里那个小个子很有意思。

这是Agent Carter刚接手的一支新兵队伍,队里其他的人倒是普通的大兵,中间夹着个比其他人矮一头的金发小个子。对于大兵们的调笑,Peggy早就习以为常——每到新的岗位,几乎都会上演这么一出,她也早学会了一举解决的办法。Agent Carter从来不担心管不住自己的队伍,有时这个场面反倒是她立下马威的契机。

但那个还没有她高的小个子当然不知道她的想法,看样子似乎还想替她出头,又在她干脆利落地把调戏她的混蛋撂倒在地时笑得很欢快。

那的确是个混蛋,Peggy的第一印象一点也没错。单从身体素质上来看他是个优秀的士兵,但他的为人是个恶棍。他大概把调戏她却当众出丑的气都撒在了那个小个子Steve Rogers身上,每天的训练里都会变着花样地折腾他。而Rogers的体能实在不够,应付日常训练已经疲于奔命,那个混蛋的欺负又给他本来已经很不漂亮的训练记录雪上加霜。

Peggy并不试图为Rogers出头。在崇尚力量的军人世界里,为别人出头是件毫无意义的事,只能让弱者加倍地被人看不起——她也不觉得Rogers是个真正的弱者,他身体条件确实比不上别人,但他内心很强大:虽然从来都反抗不成功,但这个小个子也没流露出过撑不下去的意思,而且他很聪明,在打败其他人获得小小奖励的时候还会露出有点腼腆而又狡黠的笑容——Peggy发现他其实有双相当漂亮的蓝眼睛。

Phillips上校明显不太看得起,不,是很看不起Rogers——上校是个身经百战带着战伤的结实老兵,自然看不起弱小的男人,但是Erskine博士却相当喜欢Rogers。据说就是博士动用了他为数不多的权力才让Rogers通过入伍体检成为新兵,所以Phillips上校对着Erskine博士也翻了好几个白眼。但Peggy觉得,这回Phillips上校可能看走了眼。

事实证明Erskine博士确实别具慧眼。SteveRogers没有辜负他的期望,通过了Phillips上校心血来潮却相当严苛的考验——说实话,Peggy当时也吓得不轻,看到Steve扑在那个假手雷上时,她还以为自己的队伍里立刻就要有一个非战斗减员了,尤其是他还挣扎着朝她大喊:“快跑!快躲开!”

警报解除后,Steve坐起来,脸上还挂着有点晕头转向的表情,显得傻里傻气的。Peggy发现有汗滴从他的额头和脖颈上滑到T恤里,金发也湿透了。Erskine博士先是露出了像看着心爱的小儿子的笑容,然后又得意地侧头瞥了Phillips上校一眼。上校气哼哼地走开了,看样子是输掉了跟博士的赌局。

 

战略科学预备队的首次实验就成功了,Steve Rogers脱胎换骨,但他们也因此而失去了Erskine博士,或者说失去了这支预备队存在的意义。Phillips上校仍然把Rogers看作是一只小白鼠,想把他关在实验室里,不要妨碍其他人上前线;而Steve本人则很迷茫。他敬爱Erskine博士,也感激博士给了他一个崭新的开始,但他身不由己,找不到前行的方向,只能接受被安排成为Captain America,跟大腿舞姑娘们一起表演揍希特勒。

Peggy一直很惋惜。她知道她没有看错人,但她帮不上什么忙;有时候看到以Captain America为主角的滑稽电影,她心里会很难过——一个坚强的灵魂被困在一个孱弱的身体里,而当他有了合适的身体时,却没有了合适的机会;当她看见Steve在舞台上遭到羞辱时,那种惋惜的感觉更加缠绕着她的心脏。

107步兵团的战讯给这个男人注射了一支兴奋剂。他扔下素描本——那上面还画着他刚刚自嘲的马戏团猴子,径直冲向上校的营帐。Steve对Phillips上校的嘲讽恍若未闻,他急切地想打听一个人的消息。Peggy以前从来不知道Steve有朋友也在战场上,但上校对他报出的名字显然是熟悉的,甚至不需要查看名单,就知道那个人没有回来。得到近似噩耗的回应后,Steve的蓝眼睛燃烧起来了。

这听起来是一个有去无回的疯狂计划,但军人最高的荣誉就是死在战场上,而既然Steve Rogers有这样的信念,那么即使会搭上自己的前程,Peggy也想帮帮他。

他们很幸运,能找到一个同样胆大妄为而且不计后果的帮手。Howard Stark虽然平时总是一副风流不羁的花花公子做派,关键时刻却是一个难得的可靠人——要是他能改一改随时随地调情的习惯就简直完美了。而且虽然接触得不多,Howard显然也挺喜欢Steve,这对于Howard来说有点儿奇怪,因为他实际上是个眼高于顶的家伙,但对于Steve来说就一点儿也不奇怪,Steve一直都有让了解他的人都喜欢他的魅力。

结局并不意外,Steve在敌后失踪了。Phillips上校威胁要给Peggy重惩,不过Peggy根本不在乎,这样的结果早在她意料之中,而她亲手把一个自己敬重、或许还有点其他什么的人送上一趟单途的旅程,她就理应为此付出代价。但显然有人超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营地边缘传来骚动,有重型车的声音,有惊喜的“他们回来了!”的嘈杂声。上校又甩给Peggy一个“等着瞧”的凶恶眼神,走出帐篷外去查看发生了什么事。

Steve Rogers带着一支抄着各种奇形怪状武器的杂乱队伍回来了。队里有许多穿着不同军服、不同族裔的人,还开着好几辆武装车。走在队伍最前面的Steve向迎接他们的人群喊道:“我们需要医疗救护!有人受伤了!”周围有人答应了一声,跑去通报医疗队。

Phillips上校和Peggy挤过人群,Steve向Peggy稍微点了一下头,然后严肃地向上校自请处分。Phillips上校还是板着一张脸,扔出了硬梆梆的一句“没必要了”就气哼哼地走开了。Steve看着上校的背影,嘴角稍微翘了起来。Peggy并不打算给他的喜悦再增加一点气氛,她只是冷淡地说:“你回来迟了。”

“……呃——”Steve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医生和护士们正急匆匆地向这边跑来,他赶紧转身回到一辆装甲车旁边,从车厢里抱出一个人。那人身上裹着一件黑色的大衣,看上去正在昏迷中,整个埋在Steve怀里,完全看不出面目,只露出光着的脚和一截白皙的脚踝。Steve没有把他放到医生们抬来的担架上,而是直接抱着他奔向了简易的战地医院。

 

晚上的作战会议前,Peggy去了医院找Steve——下士说他整个下午都泡在医院里陪伴他那位伤势严重的朋友。Steve背对着医疗帐篷的门口,坐在床边盯着他的朋友,宽阔的肩膀把那位朋友挡得严严实实。Peggy走进病房时,只看到那位朋友裹在毯子底下的形状在病床上动了动,似乎即将醒来,Steve立刻坐直了身体。

“Captain Rogers,作战会议十分钟后召开,Phillips上校会在指挥室里等你。”Peggy简单地通知了一声就打算离开。

“谢谢你,Ma’am。”Steve的军衔已经超过了Peggy,但他一直保持着对Peggy的尊重态度,事实上他一直对所有人都保持着尊重。Peggy向他点点头,正要掀开帐篷的门帘出去时,听见病床上传来一声模糊的呼唤:“Steve……?”

——是个柔软而带着点儿鼻音的女声,还有些刚刚醒来的沙哑。Peggy此前从未想过Steve的这个生死之交是个姑娘,她回过身来看着Steve,“介绍一下?”的句子来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

Steve帮着她坐起来,又从床头的柜子上端起水杯。那个姑娘似乎还不太清醒,半闭着眼睛就着Steve的手喝了点水,然后迷迷糊糊地伸手到Steve的耳朵后面摸索了一下。这个动作很古怪,但Steve显然明白其中的含义,他把水杯放回原处,柔声道:“放心,我真的没戴面具。”

Peggy悄悄离开了帐篷。十分钟后Steve出现在作战指挥室里时,整齐地穿着他崭新的上尉军装,脸上还带着喜不自禁的笑容。上校“哼”了一声,Steve迅速收拾好表情,开始通报Hydra基地里的军情。他说到了基地里的武器工厂和生物实验室、发射蓝色光线、能让人体一瞬间化为飞灰的武器和体积微小但威力巨大的蓝色爆炸物(他们带回来几件,已经派人送到了Howard Stark的实验室里),还说到了在一个疯狂科学家模样的人的实验室里看到的分布着Hydra基地的地图,最后是那个活生生剥下自己面皮的红色骷髅——Peggy顿时明白了那个姑娘的举动的含义。

谈完正事,Phillips上校率先提起了一个不太像他惯常风格的话题。

“Agent Barnes的情况怎么样?”

“除了有点发烧之外没有其他的异常,但是医生说还需要抽血化验,并且要留院观察几天——上校,你很熟悉她?”Steve后知后觉地意识到Phillips上校很清楚Agent Barnes的底细,他用询问的目光看看上校又看看Peggy,Peggy耸了耸肩。

“她是我的步兵师里最好的狙击手,我当然熟悉她。”

Steve露出有些骄傲的表情,仿佛上校称赞他的朋友是对他更高的赞扬一般。“Becky一直都是最好的。”

 

第二天,Peggy去正式拜访了Agent Barnes。

她事先向档案部查阅了Agent Barnes的档案。Agent Barnes不叫Becky,她叫Janice Barnes,是隶属于107步兵团的狙击手,经常被步兵师里的另外两个团借用;而听说过神枪手Agent B的人很多,但能把她和AgentBarnes联系起来的人却没几个。据被Steve救出的人说,Agent Barnes是神志不清地被Steve从实验室里抱出来的,他们在树林里接应时看到Captain America抱着她一路狂奔而来,衣衫褴褛,十分狼狈,但还沾着爆炸烟灰的脸上挂着藏也藏不住的喜悦。

“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这么叫我。Steve跟我提起过你,”Becky是个甜美又爱笑的姑娘——“Becky”是Steve给她起的昵称,一直从小叫到大;她笑起来眼睛和唇角都弯弯的,一点也看不出实际上是个枪枪夺命的狙击手。“他说自他参军以来你一直都对他很好——我真高兴终于有人看得到傻小子的闪光点了。”她俏皮地朝Peggy眨眨眼睛,嘴角又弯了起来。

Agent Barnes是个强大的军人,她恢复得很快,至少表面来看是这样——即使在Hydra里受过不少折磨,她仍然收集了不少有价值的军情;而许多老兵在被俘获救后都有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法重回战场,而她在Steve授勋并组建咆哮突击队的准备时期里,已经重操起了狙击手的旧业。当然,毫无疑问,她也加入咆哮突击队成为了Captain America的左右手。

很快,咆哮突击队就开始作为先锋部队在欧洲战场上活跃,撕开Hydra的表皮,切断他们向战场上输送致命武器的动脉,拔除蛇头的毒牙,每一位同盟国的战士都应该为此表示感激。

在仅有的休整闲暇时,Steve和他的搭档兼好友还有无数的事要做。

Captain America即使不再跳大腿舞揍希特勒了,他也还是一种精神象征,以前只有后方的女士们为他神魂颠倒,现在前线的大兵们也会对他两眼冒光了。Steve得去鼓励士气,看望伤员,做战前演讲,有时候还要满足一些失去战斗能力即将返乡的退伍兵们见一见他、摸一摸他盾牌的愿望;剩下的一点时间,他还要跟Howard Stark喝一杯,听Howard聊他又一次在Peggy或Becky身上调情失败,哄Howard高兴好让他交出更高精的新武器装备自己的队伍。而AgentBarnes作为王牌狙击手,通常等着她的都是些高难度目标和一些不适合与Captain America联系在一起的特殊任务——另一些特殊任务则由Agent Carter与她的小队接手。

Peggy曾试着界定Steve和Becky的关系。Captain America是个从外表到内心都十分耀眼的人——如果可以的话姑娘们会为了抢跟他跳一支舞的机会而打得头破血流;他一直保持着血清实验前的性格和作风,然而那些习惯与他现在的外表无比契合,仿佛血清实验只是上帝把忘记在他出生时就给他的东西物归原主——Peggy并不否认她对他有一些隐秘的期待。Becky当然也是个好女孩,——军队里的女性很难立足,而她漂亮又优秀,靠能力征服了同僚,战友们都发自内心地尊敬她也爱慕她——这一点跟Peggy自己很相似;而这两个人又是青梅竹马一同长大,他们俩都声称对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Steve则更直截了当,“你和Becky是仅有的两个在我还是个小个子时就肯跟我说话的姑娘。”他在又一次拒绝了上校秘书的求爱后对Peggy说。

团里的人多半也看出了其中的门道,私底下还有些小型的赌局。咆哮突击队的队员们当然都押了Becky胜出,SSR的队员们则多半在Peggy身上下了注。这些事对于Peggy来说算不上什么秘密和困扰,而两个姑娘也一直保持着一种奇异的和谐关系——即使谈不上好友和搭档,但两人都为在她们心里占据份量的人分担了许多沉重而不为人所知的东西。


评论(3)
热度(101)
© 阿倾的黑历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