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放脑洞如黑洞的性转黑历史

【盾冬性转】Katyusha

第一部


2-2

 

来当小白鼠的那个小个子很有意思。

Howard本来以为走进实验室的会是一个(相对于他的标准而言)面貌模糊的流水线一般的标准士兵,没想到却是一个大腿还没有标准士兵胳膊粗的小个子,勇气倒是可嘉,躺到实验台上还有心思说笑话的脾气也很对Howard的胃口——虽然笑话有点冷,这还真是有点儿可惜了——Howard对这场实验的成功率可没有多少把握。

这当然不是Howard对自己的天才设计有所怀疑,他只是对那什么见鬼的血清不抱信心——首先作为一个物理和机械专家,生物学并不在Howard的兴趣和知识单里;其次他向来对肌肉不太感冒——头脑才是无与伦比的武器,肌肉只是华而不实的附着物。不过Howard挺想看看这些设计的效果如何,——就当围观小白鼠实验吧,反正他只负责提供仪器。

不过说真的,Howard可压根儿没想到小个子能坚持住。光是向骨髓和肌肉里注射血清就够难受了,他居然硬是一声不出;然后是射线催化,同时向身体里注射大剂量营养液,以补充细胞迅速增长所需的成分;数亿细胞同时生长分裂,Howard都快听见惨叫声底下掩盖着的噼啪声了。

观察室里冲出来一个女军官,尖叫着让他把仪器关掉;开玩笑,这么重要的实验是说中断就能中断的吗?可是连Erskine博士也在大喊着让他把功率往回转——Howard坚决不会承认自己其实已经准备着把功率操纵杆往回转了,然而当事人出声阻止了他们。

“我能受得了!继续吧!”射线舱里的人大概不知道他声音已经压抑得变调了,Howard不想辜负他的牺牲精神,干脆咬咬牙,一下子把功率推到最大。

然后射线仪不负重望地过载短路了。

 

从实验台上下来的Steve Rogers宛若太阳神阿波罗,冲过来迎接他的女军官着迷地看着他,最后终于忍不住上手摸摸他新鲜出炉的、热气腾腾的粉红色的胸肌。唔,Howard好像也有点能体会到肌肉的美感了——他扶着Rogers走出实验舱时也在他线条分明的六块腹肌上捏了两把——想想这个超级士兵的计划吧,如果能有整排的Steve Rogers站在一起,那还真是一道美妙的风景,有那么一会儿,Howard简直想接手Erskine博士的项目继续研究了——如果不是Rogers帮他搞回了一艘连他都弄不清原理和构造的微型潜艇、直接伤害了他身为本国最好的机械工程师的自尊心的话。

Rogers也因此而升了职,Howard都来不及阻止他上当——那个议员明显吃人不吐骨头,Rogers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过连Howard都想不到那个议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Rogers派上了新用场——可怜的大家伙,他在前线可没少看到CaptainAmerica的演出画报,不过电影倒是一场也没看,HowardStark怎么会把自己的宝贵闲暇浪费在骗人从口袋里掏钱的傻乎乎的电影上呢,他宁可多跟几个姑娘调调情跳跳舞。

迷恋Steve的女军官Peggy Carter是个漂亮姑娘,可惜从来对Howard不假辞色;Howard倒也不介意,他是喜欢漂亮姑娘不假,但也没想真的跟Peggy发展出什么罗曼蒂克的关系,不过是对一个既漂亮又聪明的女人的欣赏罢了——酒馆里的姑娘虽多,聪明漂亮到能够得到Howard欣赏的可不多:在Phillips上校的另一个团里,还有一个不错的姑娘,风格跟Peggy完全不同,对他的不屑一顾倒是如出一辙。

Agent Carter骄傲矜持,永远妆容精致,衣着讲究,态度从容——那次在实验基地里的尖叫是她少有的失态;Agent Barnes要活泼得多(而且笑起来嘴角和眼角的弧度都很迷人),而且也在她的职业许可范围之内打扮得尽量光鲜——第一次知道她居然是个狙击手的时候,Howard可着实吓了一跳,之后他打算用一支Stark出品的高精度狙击枪来献殷勤,遭到了毫不留情的鄙视。

“我用最普通的春田步枪,也一样是最好的狙击手。”她甜蜜地微笑着,眼角微微上挑,这骄傲的模样简直就是Agent Carter的姐妹——虽然最后那把枪还是在上校的压迫之下落到了Agent Barnes手里,不过她可一点也不领情。

“Stark先生,我相信你身后一定追着大把的姑娘,不过要我来说,除了有钱之外,你可完全比不上我的Steve,从里到外都是。”

“好吧,‘你的’Steve在哪儿?我倒挺想见见这个人,毕竟在此之前能全方位超过我的人还没出现过。”

“他的情况不太适合参军,现在还留在纽约,有机会我会把他介绍给你认识,你一定会喜欢他的。”——这话说得也太理直气壮了,Howard决定不予考虑这个提议,还是去小酒馆里喝一杯吧,上校秘书虽然不怎么聪明,漂亮倒还勉强。

 

Captain America巡演到了意大利。Howard本想在演出结束后请他喝一杯,在前线遇到老熟人的机会可不多,但在整场表演成了一场闹剧后,Howard难得的同情心发作,不想再去戳他的痛处。他把搞到的好酒拎回实验室,打算自己独吞了。

还没来得及拔出瓶塞,Agent Carter已经“砰”地一声推开门冲了进来。外面在下雨,她整个人都湿漉漉地向下滴水,一向精致的鬈发凌乱地耷拉在头上。

“Stark先生,我需要你帮个忙。”

“晚上好,Agent Carter。你终于改变主意,愿意跟我喝一杯了吗?”

“我要你出动你的私人飞机送我和Steve去前线。这事很危险,后果很严重,Steve有很大的可能回不来,我们有很大的可能在途中机毁人亡,幸运的话我们回来后也要被送上军事法庭。并且我和Steve都没有能回报你的东西——但我不想见到Steve被困在那个愚蠢的舞台上一辈子,”Peggy干脆利落地说,“我相信你也不想。”

“好吧好吧,你这简直就是耍赖——成交。”Howard依依不舍地把还完好的酒瓶放回到实验台上,顺手抄起了他的工具箱。

Howard并没太为Steve担忧——男人们总会有些愿意为之去死的事,让他介意的是坐在他飞机上的这两个人幽默感完全一塌糊涂,他简直想给Peggy也发一个降落伞。

 

好小子Steve——四百多个战俘,七辆装甲车,几十架重型单兵武器;Howard就知道自己没看错人,不过他要先问在此之前他完全没想过的另一件事。

“‘你的’Steve?他?Steve Rogers?”Howard指着那个终于换上现役军官制服、止不住笑意的金发大个子问还躺在病床上的Agent Barnes(他现在也知道Steve口中的Becky是谁了)。

“没错,但我跟你提起他的时候可还不知道他居然长得这么大了。”Becky露出她招牌式的甜蜜笑容,伸手在Steve耳朵后面摸了摸。

好吧,Howard不得不再次在Steve身上自尊心受伤。

 

报复的机会很快就从天而降。

Steve缴获的蓝色爆炸物看似无害,实用威力却很大,Howard的实验室毁掉了半边,实验员们个个挂彩,他自己也不例外。Steve进来的时候,他刚把脸擦干净,把自己勉强恢复到平日里倜傥模样的一半水准。Steve完全对实验室和Howard本人的惨状视若无睹——他脸上有可疑的红色,嘴唇上还带着口红印。

Steve嘴唇上带着口红印。

Steve嘴唇上带着口红印。

还没等Howard打听,Steve已经主动交代了来龙去脉,不过重点似乎不太对——糟糕透顶的幽默感啊救命,Howard以为他的这个晚上真的就会这么糟糕了。

Peggy拯救了这个夜晚。

四颗子弹。

那块盾牌还真好用。

哈哈哈哈Steve脸上的表情。

Howard绝对能靠这个笑话笑上半年。

为了让这个笑话有个更美满的结局,他决定把这事儿告诉Becky,包括芝士火锅、口红印和崭新的盾牌喷漆上的四个弹痕。

Stark牌狙击枪子弹打在振金盾牌上会造成什么效果?Howard完全不介意给星盾重新涂装。

可惜一个能成为一支男兵队伍队长的女人和一个能成为王牌狙击手的女人大概都不能用常理来衡量。Howard期待的新弹痕并没有出现,他恍惚觉得自己成了个长舌妇——Steve、Peggy和Becky都是他的朋友,而不管Steve会选择谁都跟他没什么关系,Howard决心不再插手这事儿——他不会承认有一半原因是他觉得两个姑娘都得罪不起,而欺负Steve则是件很无趣的事。

在咆哮突击队少有的休整时间里,Howard还是喜欢跟Steve喝一杯——Steve总能从Hydra基地里找到新鲜玩意儿送到他的实验室来,那些玩意儿给了Howard不少启发,也让他感叹为什么聪明人总是不干好事。

Becky曾私下找过Howard,请他给自己检查身体。Howard一开始很不解,紧接着便想起Becky获救的情形,明白了她的不安从何而来,但是Becky坚持不管有什么结果都要瞒着Steve。

“……如果真有什么问题,他会承受不住的。”Becky说这话时的模样跟从前活泼漂亮的姑娘判若两人。“瞒着他是军方的意思,也是我的心愿。”

Howard明白她的潜台词:一旦她发现自己有类似于红骷髅一般的变异,就是她在战场上牺牲或失踪的时候了。他蓦然发现Becky不再打扮得光鲜了,这让她看起来比以前稍微逊色了一些,但她似乎已经不再在意自己的外表——如果没有阳光一直照耀着她,她或许早就沉入阴影了。

Steve是所有人的阳光,即使在最黑暗的战争中,他也一直保留着他的坚持,他甚至长着一张随时随地都可以真诚地微笑起来的脸。

正因为这些,才能让人心甘情愿跟随Captain America,甚至为他堕入地狱——Peggy和Becky比Steve要忙得多也隐秘得多,Steve在休整时的工作全都有军中记者跟踪拍摄,两个姑娘则全都不见踪影。她们的额外工作Howard能猜到一些,但他不确定Steve是否知道。

他见过Peggy挂着冷酷的特工笑容从秘密审讯处离开,也见过Becky带着无情的狙击手眼神完成任务归来——这就是战争,本应让女人走开的战争,Howard却帮不上其他的忙。他只有在实验室里花费更多的时间,设计更多的军火装备,用以保护更多他所爱的人。

直到有一天,Howard发觉自己半生的所作所为概括起来也是“聪明人总是不干好事”,一生中做过的最有意义的事就是把Steve Rogers献给了世界。


评论(2)
热度(156)
© 阿倾的黑历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