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放脑洞如黑洞的性转黑历史

【盾冬性转】Katyusha

第一部


3-1

  

从Tony记事起,家里就一直摆着一个人的照片。

照片里的人脸蛋儿倒长得不错,但那个老土的星条旗制服和那块愚蠢的盾牌,Tony一直都嗤之以鼻。不幸的是,他居然还是Tony的童年榜样。

Tony和父亲Howard的关系并不亲近,他觉得这其中一大半原因是父亲全副心思都扑在那个国旗男身上——Howard寻找了他五十年,一无所获,但仍然相信他还活着——说这话似乎有些对不起他的母亲,但Howard给他讲的所有睡前故事的主角无一例外都是CaptainAmerica,其后果是Tony除了他的名字和盾牌之外没记住任何,并且天然地对国旗男没有好印象。

从阿富汗回来后,Tony对Howard的怨恨上升到了顶点。如果一个人把一个道德楷模、“完美造物(——Howard的原话)”作为偶像念叨了一辈子,为什么还要选择一项伤害世界的事业并且把这项事业发扬光大?

神盾局的现身把Tony的感情扭转到一种新的境界,他前所未有地对Howard又爱又恨——他发现自己对Howard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他明白父亲深爱他,但他也痛恨父亲的隐瞒。在去世二十年后,Howard仍然给他留下弥足珍贵的智慧遗产,而遗物里还有一块星盾的模型——后来那块模型被Tony拿去垫了桌脚。

父亲,你创建了神盾局,你给神盾局命了名——连神盾局的名字和徽记都是在纪念他。

你什么都明白,但你却什么都没告诉我。

 

Captain America确实还活着, Howard坚信了一辈子,却没有看到这一天。

Tony不想坦承,他见到那根冻了七十年的老冰棍时确实完全没有一点敬意,态度甚至称得上是恶劣。但是老冰棍对他的态度也很微妙,先是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然后是欲言又止,最后礼貌而冷淡地称呼他为Stark先生。

这么看我干嘛?在我身上找Howard的影子吗?那你可是彻底失算了。Tony这么想时几乎带着点儿恶意。不过九十多岁的老冰棍还挺厉害,身手挺敏捷,还能扛住披风男一锤子,身材也不赖,不知道脱了衣服跟披风男比如何。

——鉴于老冰棍在神盾局里颇有几个资深粉丝,其副作用就是脱掉可笑的国旗配色制服外套后,剩余的紧身衣让他整个儿一览无余——虽然不喜欢他,Tony也不得不承认Steve Rogers就像是缩小一号的Thor,和那位神祗一样完美无瑕,但Tony可不相信Howard会只被外表迷惑。不过老冰棍确实有种神奇的魔力,在Tony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对他的称呼“Captain”已经出了口。天哪,Tony简直想发明时光机回到一分钟前去捂住自己的嘴,但更便捷好用的方式显然不是回到过去。他很快跟老冰棍借故吵了起来,奇异的是传说中脾气和外表一样好的Captain America很轻易就被激怒了,甚至叫他穿上盔甲,像是想好好修理他一番——Tony也跃跃欲试那块传说中的盾牌到底有多好用,虽然他已经亲眼见识过,连雷神之锤也没对它造成什么伤害——虽然一秒之后他们就被爆炸掀翻在地,然后注射过血清的超级战士根本不受爆炸冲击波的影响,毫发无伤地跑过来扶起了没穿盔甲的普通人Tony,就好像之前的争吵和挑衅都不存在,就好像这是战士的本能反应。

第二次了。第一次是在飞机上,穿着盔甲的Tony被Thor一锤撞飞时,Steve试图接住他。

 

Steve是个真正经历过战争的军人,他很擅长迅速分析出敌我形势然后安排对策,纽约之战他指挥得相当成功。虽然穿过虫洞的体验真的很恐怖。

Pepper为复仇者们安排了小餐馆的聚会。这些人都不太习惯跟别人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餐桌上的沉默很尴尬,大家为了显得不那么尴尬,只好都拼命往嘴里塞食物。有超能力的三个家伙(Thor、Steve和Bruce)战斗力惊人,另外三个普通人吃掉的份量加起来还不到Thor的一半。小宴会的最后,Tony摸着自己很久没有这么膨胀过的胃部,瘫在椅子上观察所有人(Tony其实很善于看懂别人的心思,但通常他都不打算照顾别人的感受,他甚至享受故意跟别人唱反调的乐趣):Bruce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这么轻松过,两个职业特工的关系显然比仅仅是“神盾局的同事”要好得多,Steve显得比刚出现在空天母舰上时要鲜活许多,Thor仍然在补充能量。

Tony意识到他对这群人的感觉很复杂。他们的身份、个性和经历迥异,Tony从前一直习惯于自己主导一切,如今他才明白其实他并不必须每次都既是决策者又是执行者——有些人确实有足够的让人跟随的魅力,而有些人则让他意识到他也得学会迁就别人。Tony也很快发现自己其实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其他所有人对SteveRogers都很尊敬(Agent Coulson压根不掩饰他的狂热崇拜,可惜他收不到Captain America亲笔签名的画片了),连Natasha也不例外——她在担任女秘书时对自己可没表现出什么敬意——而且那番敬意恐怕跟爆炸时Steve会举起盾牌保护女士无关。没错,Steve保留着相当老派的作风——瞧瞧他那身日常打扮吧,但他们也看得到他为了融入现代生活而做的努力,虽然有时候那笨拙的努力十分令人发笑——但就连Tony也得承认,老冰棍那辆摩托车很潮,相当潮。

“我的第一辆摩托车是辆表演用车,第二辆摩托车就是Howard给我改装的作战车,用习惯了。”Steve带着怀念的笑容说,Tony默默地为老爹的审美点了个赞。

相熟之后在一次Stark博览会上,托Jarvis的福,Tony发现了Steve的身影。Steve没有过来打招呼,他戴着棒球帽,把帽沿压得很低,高高大大的人缩着肩膀,独自一人挤在热闹的人群里,那样子就像一头被抛弃在公园里的金毛猎犬。

Tony难得地善解人意了一回,没有当众揭穿他的身份。

 

战后Tony邀请Banner博士留在他的大厦里做研究,他也为其他复仇者在自己的大厦里保留了空间。Bruce接受了邀请,前提是Tony保证绝对不会把他气得变身毁掉实验室。Bruce也是个天才,这让Tony终于体会到智商上势均力敌的快感;而在度假别墅被恐怖分子炸掉时,Tony无比后悔没有坚持把博士也带来,至少这种时候Hulk能帮上大忙。

作为神盾局的顾问——神盾局当然付不起天才富翁先生的雇佣费用,Tony同意担任顾问的那天起,就已经把这费用当成了“看看Howard还有多少花招儿”的门票钱,新世界的大门由此向他打开。而Tony惊悚地发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完美造物”这个称呼很准确,非常准确。

 

这些都比不上他突然接到神盾局全灭和局长Nick Fury的死讯时来得吃惊。Tony不算很喜欢Fury,但他喜欢跟Fury勾心斗角;而且作为神盾局顾问和Howard的儿子,他过问一下也理所当然。虽然他随即接到了AgentHill的消息,Fury没死透,还能去参观他自己的墓碑;但Jarvis查到的其他消息就让他不那么开心了。

他们又一次重复阿富汗的事,又一次把Stark出品拿去祸害民众。

Hydra,神盾局,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甚至Howard和Maria的车祸也不单纯。


评论(3)
热度(117)
© 阿倾的黑历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