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放脑洞如黑洞的性转黑历史

【盾冬性转】Katyusha-本来永远不会出现的番外

旁听席上座无虚席,还有几家电视台对庭审现场进行实时转播。这场针对二十世纪战绩最著的杀手的审判就此拉开帷幕。

Ms. Barnes站在被告席上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个杀手,她有一双无辜的眼睛和一张线条柔和的脸,看起来就像个遭受过长期非人虐待的少女,惊恐而迷茫地望着众人。

 

***

 

“证人Tony Stark先生出庭。”

 

***

 

“我的开头可能扯得有点儿远,但这跟正题很有关系,所以请不要打断我,你们都知道我的风格。”Tony Stark如往常一样西装革履,瞬间夺得局面的掌控权。“先来看一张不太愉快的照片,——哦后面还有很多更不愉快的画面,承受力不够的人请先行离席。”

他向大屏幕上展示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人是他自己,胸口有个血肉模糊的大洞。

“虽然我一直很英俊迷人,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样子确实不太好看。——这个伤疤是我成为钢铁侠的最初原因。我在阿富汗被绑架了,醒来发现胸口有个大洞,还连着一块汽车蓄电池。但这可不是我最恐怖的遭遇,在我的人生里甚至还排不上前三。阿富汗最恐怖的遭遇,就我个人来说,是恐怖分子对我用水刑——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可怕的,但不到三分钟我就什么都答应了。那是我人生中第二恐怖的三分钟,比抱着一个核弹飞出地球还可怕;第一恐怖的是我从虫洞门里掉回地球——哦这就扯得太远了,抱歉。我想说的是,不要以为挨过严刑拷打很简单,也许意志力崩溃根本用不上三分钟。

“回到正题,谦虚地讲脑神经外科并不是我的专业,Dr. Banner才是专家,但我提供设备和场地,而且Bruce认为他不适合出现在庭审现场——相信我,任何人都不会希望他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而变绿——所以这一部分仍然由我来解说。”

屏幕上更换了一张图片。

“这是普通人与Ms. Barnes的脑部活动扫描图像对比,可以看出明显区别。Ms. Barnes的脑部活动区域比普通人的要小得多,只有这两处。这一块是控制她的短时记忆,另一块是控制她的身体记忆,也就是各种技能,这块如果也被破坏了那她会忘记怎么拿枪突突人,所以这个区域是完好的——可以看出控制记忆的部分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严重伤害,而我们从Hydra得到的资料证实,每次任务结束后,他们都会用电击刺激Ms. Barnes的脑部,强行洗去她的记忆。所以她现在的记忆只从空天航母之战开始。这部分关于受刑和洗脑的资料先前已经展示过,我不再多说,有疑问的人请咨询我的律师团和私人医生团,自认为能承受大家伙怒火的人也可以直接去问Bruce。

“下面终于是我的专业范畴了,国防部的专家们,请不要用可怜的常识对你们根本不理解的事指手划脚,你们的拙劣问题简直能让我笑场。”

屏幕上又更换了一张图片。

“这是Ms. Barnes左臂的全息扫描图像。庭审开始前你们居然试图拆卸掉Ms. Barnes的左臂,我很高兴没成功,你们的技术水平根本不能拿她的胳膊怎么样,因为这条胳膊由部分金属支架固定在Ms. Barnes的脊柱上,你们会活生生把她的骨头掰断的。看这张图——呃,忘了向Becky道歉,接下来的两张图涉及到她的部分隐私——”

Winter Killer只是漠然地看着屏幕,之前律师展示Hydra折磨她的资料时,她也全程表情冷淡,仿佛图像中那个曾经被活着解剖的实验品与她无关。

屏幕上的左臂全息图像换成了半身X光透视图。

“Ms. Barnes曾被迫接受Hydra的人体改造实验,愈合能力比普通人强,身上也不会留下普通伤痕。但她肩膀和手臂的接驳处有严重的伤疤,这是肌肉由于承受金属手臂的重量、被不断撕裂增生的痕迹。——这里可以看到肋骨和肩胛骨下都有金属支架,脊柱上也有金属部件——我得说绝对不会有人自愿接受这样的身体改造,对美丽的小姐做出这种事的人简直不可饶恕。顺便说一句,我在Ms. Barnes从Hydra带出来的原装手臂里发现了两个追踪装置、两个爆炸装置、一个激素注射装置和一个电击装置,这可不是一个对Hydra忠心耿耿的杀手标配——Hydra信徒标配是个口服氰化物胶囊,而Ms. Barnes却不幸是个被折磨了七十年仍然没有投降的战俘。”

说完这话,Tony突然变得凝重了。

“Cap,很抱歉我隐瞒了你和Becky一点儿东西,请不要用你的盾牌让我走不出法庭的大门。接下来这段视频如果不是今天需要,我不会把它拿给任何人看,但Zola有可能无处不在,与其让无关的人借此伤害你们,我更希望由我亲手来了结这件事。”

 

坐在旁听席上的Steve身体紧绷起来,事实上从开庭起他就没有放松过。TonyStark很少这么认真,但他认真起来的时候,会做出的事对人对己都可能极度危险。Becky仍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目光在Tony身上短暂地停留一下,又回到Steve身上,发现Steve也在看她时,她的目光又落回到大屏幕上。

 

“鉴于Zola是一个AI,他需要从监控设备里看到一切,所以Hydra保留下很多影像资料。”

屏幕上开始播放一段影像。

【封面字幕:WK-9A-43-9101,1991年12月18日】

【发动机声。】

【一条路出现在画面上,两旁的景物飞速后退。】显然画面是由一个装在车辆头部的摄像设备拍下来的。

【男声:“状况汇报。”】

【对讲机男声:“长官!系统崩溃!系统崩溃!它疯了!实验室出口已经封闭,支撑不了多久,我们人员不够了,请求支援!”】

【男声:“确保它活着,不能逃跑或藏起来。支援五分钟后到。”】

【对讲机男声:“收到!”】

【男声:“所有弹药换成强效麻醉剂。】

【另一对讲机男声:“收到。”】

【隐约的枪声和惨叫声。】

【画面中出现建筑物,看起来像个废弃的工厂。有四个身穿黑色作战服的人持枪戒备工厂入口,姿势非常紧张。】

【画面飞速靠近工厂。枪声变大。】

【刹车声。画面静止。男声:“全体戒备!”】

【身穿黑色制服的人从两侧跑入画面,面对工厂大门持枪戒备。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金发男人从右侧走进画面。】

 

画面暂停。“Jarvis对这个人进行了面部识别和声纹对比,结论是AlexanderPierce,1991年时就是个大蛇头,隐藏得够深啊。”

 

【大门处一个黑衣人跑向金发男人。】

【“报告长官,它执行完任务回到基地后突然发疯,我们的人完全抵挡不住。”】

【枪支上膛声。爆炸声,大门被炸开。】

【一阵密集枪声。】

【大门处三名黑衣人同时倒地,两人中枪,一人被匕首插入胸口。】

【硝烟散开,一个黑衣人出现在门口废墟里,脸上满是血迹,看不出长相,金属左臂环抱在胸前,已经损坏,时不时冒出火花,右手拿枪,保持着射击的姿势,作战服破损,身上插着许多支针剂。】

【Alexander Pierce:“任务汇报。”】

【Alexander Pierce:“任务汇报。立刻!”】

【Ms. Barnes:“……我杀了HowardStark!你们让我杀了Howard Stark!他是,他是S、S……Steve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他是个好人!你们对我……我,我变成了恶魔——我变成了恶魔!”】

【Ms. Barnes原地摇晃几下,右手无力垂下,又抬起。掉转枪口对准自己。没有扣动扳机。倒下。】

【六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抬着一个长型金属箱子从右侧跑进画面,箱子后拖着长长的缆线。一个白大褂飞快地在Ms. Barnes颈侧注射了一支药剂,另一个白大褂拔出她身上的针剂后,又粗暴地剥掉她的黑色作战服外衣。可以看见Ms. Barnes肩部腹部都有枪伤。】

【金属箱子被打开,内部有小型复杂装置和束缚装置。四人将Ms. Barnes抬入金属箱,用束缚装置将她的手臂和身体固定好后关上箱子。一人打开箱侧的某个开关。箱子上亮起指示灯。六个白大褂抬着箱子跑出画面。】

【Alexander Pierce转身走出画面。特战队员撤出画面。影片结束。】

 

法庭里寂静无声。

Steve Rogers看着黑屏,脸色惨白,表情里混杂着伤痛、恐惧和绝望。他身边的朋友也都睁大了眼睛。Becky神情空白地看着Tony,嘴唇在颤抖,但仍然不肯说任何一个字。

“Tony,你早就知道……?”Steve终于找回了神智,轻声问。

法庭里寂静无声。Steve这句话声音很轻,但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事实上是神盾局毁掉之后才知道的。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段视频证明了什么。”Tony Stark的声音变得冷硬了。

“Ms. Barnes从1944年起,因为不肯屈服于Hydra而被洗脑。1991年由于被迫杀死自己的朋友Howard Stark,Ms. Barnes精神受到强烈刺激,短暂地恢复了记忆,随即被麻醉后再次洗脑。我手上的资料显示,这次事件后Ms. Barnes被冰冻了13年,直到2004年才再次被唤醒。

“在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将近五十年后,Ms. Barnes仍然没有屈服;她被制造成一把杀人的枪,被Hydra控制着,身不由己地杀了许多人,但她只要有一点机会,一点诱因,就会挣扎着摆脱控制,明白自己所做的事之后,还想自杀赎罪。你们也看见了,他们根本不把她当活人对待,麻醉之后直接塞进木乃伊盒子里带走。

“当然,死在Ms. Barnes手下的许多人都是无辜的,但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谁?你们不去抓住持枪犯罪的人,却在这里浪费纳税人的钱试图给一把没有自主意识的枪定罪?觉得她有罪的人,我想提个问题,在当时的情况下,Ms. Barnes能做点儿什么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吗?她仅有的那点儿自由,她试图改变自己命运举动的结局,你们刚刚不是都看见了吗?”

Tony放出了一张视频截图,局部放大后,是Ms. Barnes掉转枪口对准自己时的特写。一颗泪珠从她血迹斑斑的脸上滑下,留下一道血痕,滴落时已经是一滴血。

“抱歉我放了这张图,Becky,但你这样仍然很美,相信我。Howard的死,所有的这一切,我会说都不是你犯的罪,这是Hydra犯的罪,我知道该向谁复仇。——你已经用你的方式为Howard复了仇,我和Howard都该对你说谢谢。剩下的部分交给Cap,交给我,交给我们这些复仇者。我们会保护你。你安全了,你也自由了。”

 

Steve抬手盖住了眼睛。

Becky一直没什么情绪波动的漂亮眼睛也已经蓄起了眼泪,她早就失去了迂回的能力,只能直直地看着Tony,“……对不起,我也不记得这件事——可,可你给我修胳膊……”

这句话击溃了许多人的坚强面具。Tony紧紧抿着嘴唇,看得出来也在强忍着眼泪,他走上前去想给Becky一个拥抱,但是被警察拦住了。Steve泪流满面,从座位上起身冲过去拥抱了Tony。

旁听席上发出许多低低的抽噎和骚动,Natasha、Pepper和Maria都捂着嘴默默地哭泣,有不少人用手捂住了脸。

Twitter上有人描述这场庭审时说“我发誓我当时听到周围一片心碎的声音,而我自己的心也同时碎了。”

 

庭审后,许多媒体都捕捉到了一段影像:复仇者们陪同着Winter Killer走出庭审现场,CaptainAmerica冲上前,用一种有些别扭的弯曲着背的姿势抱住她,把头埋在她肩上;Winter Killer仍然是带着有些迷茫的眼神和表情,犹犹豫豫地抬起人类的手臂,轻拍着Captain America的后背,钢铁手臂垂在身旁;复仇者们簇拥在两人周围。



评论(16)
热度(305)
© 阿倾的黑历史 | Powered by LOFTER